Tag: 棒球视频直播

台湾棒球教练:传承棒球精神 促进两岸交流

【解说】近日,在四川成都高新区一所棒球俱乐部训练场,皮肤黝黑、身材精干的台湾棒球教练陈柏丞,正在摆放训练器材准备开始当天的训练课程。2021年10月,与四川省棒球队的合约到期后,陈柏丞未选择回台,而是继续留在成都,为四川基层棒球发展尽一份力量。

34岁的陈柏丞来自台北,作为职业球员的他在2015年选择退役,成为一名棒球教练。2018年底,经台湾棒球协会推荐,陈柏丞来到了成都,加入四川棒球队教练组。3年来,陈柏丞给四川棒球队带来了台湾职业队的打球思维和训练方法,并帮助球队取得了不俗的战绩。2021年全运会结束后,陈柏丞与四川队的合约到期,他并未选择回台湾,他想留下来继续为四川的棒球发展再努力一下。与此同时,陈柏丞收到了不少棒球俱乐部青训的邀约,在反复思考后,他都拒绝了,他决定把精力放在成都本土教练的培训上。

当时我在想,我更适合来教教练团队,让教练团队来,教他们怎么打球,在教学方面怎么教球,透过对他们的训练,(把技术)传达到更多的小朋友(身上)。就不会单纯说我教50个小朋友,100个小朋友,我教20个教练,可能一个教练能拓展50个小朋友,这样帮助四川棒球运动会来得更明显,更有意义。

【解说】陈柏丞在课堂上对细节要求十分严格,从每个技战术动作到出球的发力方向都做到手把手教学,很多年轻教练在一个多月的学习中不仅自身水平得到提升,还在创新的教学方式上受到启发。

比如说在防守的时候,我们会让小朋友练习一些接球动作,然后陈教练说把球放地上,然后在球上写一些数字,当小朋友去做接球动作的时候需要念出,或者是说出这些数字,或者喊出这些数字,这样就是养成小朋友接球看球的习惯,我觉得这点特别好。

【解说】来成都3年,陈柏丞早已适应了成都的生活节奏,年底他计划把妻儿接到成都生活。谈及初心,陈柏丞说,自己就是带着一颗传承棒球精神的心来到大陆,虽然大陆的棒球运动普及率还不是很高,但他想通过自身努力让更多人认识和了解棒球,更想透过棒球促进两岸交流。

我来到(大陆)来教棒球当教练的时候,其实台湾还是有一些粉丝(和)一些关心的人会觉得说,怎么来到大陆教球,你在台湾所学的棒球,为什么你不传达给台湾的基层棒球,那其实我的想法很简单,既然我学棒球,我是要当教练的,我的精神就是传承棒球精神,传承棒球这个技术而已。棒球在大陆跟台湾的交流是最频繁的(运动),透过棒球也可以促进两岸的交流,那我也想说透过我来这边教学,其实想要出一份心力来为(大陆)棒球能够做个提高、提升。其实如果能够促进两岸更频繁地交流,我觉得也是一个好事。

青少年棒球比分直播软件GameChanger推出视频直播和在线招募功能

前言:全球体育科创动态推出体育创新分享系列,不定期推送一则资讯,欢迎大家关注、分享和交流。

老牌青少年棒球比分直播软件GameChanger每周末会为全美大约12万5千支球队(覆盖了高中比赛、小联盟球员甚至面向少儿的乐乐棒球)提供一站式服务,让小球员的家人们不会错过任何一场孩子们的比赛。2020年9月开始,该软件不再停留于比分直播,开发了视频组件:只需将智能手机固定于棒球或垒球的后挡板上,就可以进行推流直播并实时记分。目前,GameChanger正逐步实现视频与比分的同步,并且能够自动、即时地剪出每个棒球/垒球运动员的击球高光视频。在未来,GameChanger还将整合Rapsodo、TrackMan等追踪系统采集到的丰富数据,并为每个小球员建立专属的数据档案,记录其运动表现及成长过程,这样的方式很有可能会颠覆传统昂贵的球探模式。

GameChanger(比赛改变者)可以让每场棒球和垒球比赛都拥有实时回放和球员个人资料。

GameChanger,比赛改变者,赛事记分软件的鼻祖,正在再次改变比赛。

NCAA第一级别的棒球教练通常会向八年级的学生提供奖学金,很显然,招募球员的准备做得越早越好,即便你刚满七岁,那也不算太早。GameChanger可以无情地实现这一目标。

很少有软件能领先它所处的时代。2010年,泰德-沙利文和基里尔-萨维诺设想的仅仅是一个数字化的棒球计分软件,为教练提供准确、可靠的比赛数据。而现在,GameChanger已经演变成前瞻性十足的行业标准,向市场诠释:计分类软件在智能手机的平台上能达到何种高度。

GameChanger在六年前被迪克体育用品(美国最大的体育用品零售商)收购,现在是一家成熟的科技公司。自2019年以来,在萨米尔-阿胡亚的领导下,公司的愿景是成为综合性的服务供应商,为大学球探、精英高中运动员、小联盟球员、乐乐棒球(一种更安全的少儿棒球运动)球员和生活在三个时区以外的球员家人提供一站式服务。没有其他的棒球计分软件能做到这一点。

阿胡亚说:“它正变得越来越重要,和你的奈飞(影视剧网站)或迪士尼+这些生活必备的基础订阅一样重要。因为你非常关心这些内容,而你最终会得到高质量的服务。”

就在这个月,GameChanger迎来了一波仅次于人工智能的变革,他们将通过实时的精彩片段,将业务范围扩展到“招募棒球和垒球运动员”的领域。

多年来,GameChanger只是一个计分系统,允许球队社区中的任何人在iPhone、iPad、电脑或类似设备上关注一场比赛,只要他们的设备能连上网,球员家属们永远不会错过任一场比赛。到2020年9月,为了应对新冠疫情的冲击,该公司增加了一个视频组件:只需将智能手机连接到棒球或垒球的后挡板上,就可以进行推流直播,并实时记分。

此外,Mevo直播摄像机也与GameChanger达成合作,提升了直播质量,推流直播的水平几乎与Hulu相当(专业的推流直播和视频点播网站)。

这个软件每周末为大约125,000支球队服务,一直在保持更新改版,但它最新、最伟大的改版,是记分和视频的同步。换句话说,如果这款软件正在计分、直播某场比赛,GameChanger技术将在每次球员——无论TA是8岁还是18岁——打出“安打(打击手把投球打到界内,让自己能安全上垒)”时,自动生成实时的精彩回放。

然后,家长/球员就能把视频发布在社交媒体上,或发给大学球探,不会滞后哪怕一秒钟。

阿胡亚说:“第一阶段,是把带有时间戳的得分信息与直播视频联系起来。举个例子,约翰尼在下午3点打出一个安打,你知道这一点,因为教练在推流直播中输入了这一信息,于是我们将其与回放视频相挂钩,我们在这方面有独特的优势。

“第二阶段是将人工智能技术纳入其中。但目前的技术水平还很难做到完美,尽管我们最终会实现这个目标。但我们认为,在‘结合计分时间线和视频直播’这一点上,没人能做到我们现在的水平。那些试图复现这一技术的人,都要面临巨大的时间滞后性。你必须把整场比赛的视频上传到服务器,可能要等一整天,才能获得精彩回放的视频。这与我们想要的球迷体验并不相符,我们想让爸爸妈妈和爷爷奶奶在孩子们的比赛过程中,得到几乎实时的满足感。”

GameChanger的最新技术:自动、即时地剪出每个棒球/垒球运动员的击球高光视频。

在另一项即将到来的关键创新中,每个高光片段将成为每名球员“个人档案”的一部分——这有可能将GameChanger变成一个招募天堂。

截至目前,业内最精英的球员档案都在“完美比赛”的网站()上,在那里,任何参加“完美比赛”试训的13岁以上选手都能得到最高10分的评级(10分几乎能预定MLB的选秀名额)。一份“完美比赛”的球员资料还能包括一个定制的视频,通过Skillshow平台发布。参加精英试训一般耗资699美元,其中还不包括录制视频的数百美元的昂贵成本。

虽然成本昂贵,但至少,每份“完美比赛”的球员资料都会跟踪球员在“完美比赛”中的每一次击球,和这名球员的投掷速度。另一方面,如果他参加了试训,Diamond Kinetics公司会记录他的60码冲刺时间和击球指标,并发布在完美游戏网站上,供招募者查看。

一位一级联赛的大学教练在去年告诉记者:“说实话,我们只看‘完美比赛’的资料。”

无论真假,诸如Baseball Factory、Next College Student Athlete(NCSA)、Field Level和网站都是传统性质的球探网站,它们创建球员档案并提供球探报告。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每个月的费用可能又会累积到数千美元,这取决于年轻球员加入时的情况,或他们选择的招募计划的范围。

在这方面,GameChanger可能会让所有这些网站都黯然失色。据阿胡亚说,截至去年,这款软件已经追踪了大约450万场棒球和垒球比赛,包括美国本土所有的棒球赛事。一名球员只需每月支付9.99美元的会员费,TA的个人档案就能囊括他们每场比赛的统计数据,只要这场比赛被GameChanger记录,最早可以追溯到孩童时期的乐乐棒球赛。如果从现在开始,他们的每场比赛都被推流直播,那他们的个人档案也将包括他们的每一次击球视频。

此外,如果技术水平允许,他们还有更长远的计划:推出更高级的定制服务,每个投球速度超过90英里/小时,或是球速低于80英里/小时的球员,都会自动生成一个高光视频。

阿胡亚还表示,在未来,像Rapsodo、Blast、TrackMan、HitTrax这种追踪系统获得的击球瞬间速度或发射角度等高阶数据,也能通过云端导入或手动输入等方式,被整合到球员的个人档案中。

他说:“这是一种统一的配置文件。我们从追踪投球速度开始,接着整合所有比赛相关的球员数据。数据采集方式多种多样,可以是比赛装备中的传感器、球员随身配戴的设备,也可以是生物识别技术捕捉到的数据,赛场上有各种各样的数据,希望我们最终也能收集到所有这些数据。

“我们的独特之处在于,我们拥有球员整个职业生涯的资料。因为大多数的青年队都在全程使用GameChanger。因此,它拥有你整个职业生涯的统计数据、比赛视频和高光集锦……而且我认为,球探和招募人员会愈发量化这些信息,对球员的各方面进行更深入的分析。我们现在还没有这样的分析能力,但我们计划在未来实现这一点。”

另一个未来的计划是:将自动生成的高光集锦整合到GameChanger的其他体育评分软件中。仅在去年,该公司就推出了篮球、足球、橄榄球、长曲棍球、冰球、曲棍球、水球和橄榄球的记分/直播软件,除了网球,几乎每个集体项目都有他们的身影。考虑到GameChanger对个人运动项目的野心,在不久的未来,网球可能也会纳入其中。

我们的想法是自动生成产生的高光视频——不限于每一次击球、每一个进球、每一次触地得分或每一次超过5码的跑动,人们可以定制高光条件,由系统自动捕捉生成。

阿胡亚说:“完美比赛和其他招募网站依然扮演着重要角色,但我们会让整个环境更民主化,我们将吸引更多想展示自己的选手,包括那些付不起高昂成本的天赋型选手,他们的天赋都会展现在世人面前,这种天赋只会越来越多。

“这对精英球员来说肯定会很酷,对年轻球员来说更是如此,他们想成为精英球员,想更上一层楼。所以我们喜欢说,GameChanger上的每个孩子都是明星。”

换句话说,如果一个五岁的孩子从明天开始使用GameChanger,他就能在一个专属空间里,记录他们一生中的每一次击球,包括乐乐棒球、机器投球、小联盟、旅行棒球和高中棒球联赛,还会拥有专属的高光视频库。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大学教练开始考察乐乐棒球的小球员了……目前还没有。

声明:本文为THU体育科技评论编译Joe Lemire,中文译者潘志立。

借“疫”上位的虚拟观众

比赛能够恢复,得益于球员、教练、工作人员可以做好核酸检测,可控、可防、好组织。不过,人数众多、要规模聚集的观众们可就不好组织检测,做好防疫控制了。

空场比赛,从美国的NBA到棒球职业联赛,到德甲到英超,都无一例外采用了这一方式。

豪横的软银为日本职业棒球比赛准备了一些机器人球迷,也就是20只波士顿机器狗和19个Pepper机器人,价值1000多万美元。别管画面有多诡异吧,但这波广告打得可是666……毕竟,棒球队、波士顿机器狗还有Pepper机器人,可都是软银投资的产业。

我们知道,很多多人对抗的大型比赛中,到场观众除了能够身临其境感受比赛的氛围,为热爱的球队、球员加油打气之外,观众本身也是球场直播中重要一部分。试想,在一场球赛转播中,几乎只有悄无声息的现场比赛,看起来实在是有点单调。

为了让现场比赛有氛围,线上球迷看着有代入感,大赛组织者确实是绞尽了脑汁。虚拟观众就此上位。

这恐怕是最近各大球赛都在遭遇的一个大问题。在空荡荡的球场比赛,是否可行?

就在德甲在重启时,拜仁的功勋球员贝肯鲍尔曾表示:“空场对于球迷来说会失望,但对于球员而言这样的情况并没有什么影响。”

对于职业球员来说,哪怕一个人也没有,也得尽心尽力把球踢好,何况还有观看直播的大把球迷。但空无一人的观众席,无论进球还是被判罚,球员们得不到一丝来自现场观众的回应,球员们可能还是会有些不适应。

以致于有机构做了数据统计,因为没有现场观众,也几乎没有了主客场的差别,那么德甲比赛中,在主场作战的球队的场均进球数确实要低于停赛前的水平,获胜概率也有所下降。看来球迷和球迷的支持也是球队赛场成绩的重要影响因素。

比如,曼联坐镇主场迎战谢菲尔德联,组织者就在主场看台上设置了使用巨幅海报印刷的“虚拟球迷”。虽然想尽力营造出人山人海的场面,但由于“球迷们”是被平铺在球场看台上,显得毫无立体感和真实感。这只能说是“糊弄”直播球迷的障眼法,对现场氛围也没有太大作用。

为了解决立体感的问题,德甲的部分俱乐部还采用了放置球迷人形纸片的方法。但是只有纸片没有声音配合,看起来也非常诡异,因此也有比赛中尝试在通过调试播放器来增加赛场的喧闹感和加油声。

另外一种能够增强现场观赛氛围的方式,就更显一些“技术含量”了。在5月份,丹麦超级联赛重启时,奥尔胡斯俱乐部在球场放置了几个巨幅屏幕,这些屏幕可以用于球迷在家中视频实时为球队加油。一块大屏可以同时容纳22个不同窗口,现场的球员也可以听到加油声,以此来增加互动。

刚刚在美国奥兰多泡泡(Orlando bubble)中,重启新赛季的NBA,也在现场做了改进,邀请300位球迷实时出现在位于ESPN广阔体育世界综合场馆的现场视频板上,为现场增加氛围。

这一模式是NBA和微软合作,采用微软的Teams应用和一种称为Together的新模式来观赛。也就是巨屏设置在球场的三个方向,而机器人摄像机位将靠近球员,以便模拟球迷视角。

Together模式,是基于微软刚刚公布的一种多人视频聊天模式,通过摄像头抓取到用户的真实头像,然后将每一位参与聊天的用户头像投放到同一个虚拟场景中。

出现在这一场景中的每一个人都是真实而有灵魂的,大家可以和其他人进行交互,甚至做出挥手、击掌等动作,这样使得现场巨屏中的球迷看起来是并排而坐,而且声音可以在现场直接播放。而在家的“虚拟球迷”也可以用现场球迷视角来看比赛,当然也可以切换为导播模式看球。

这种方式就既能为现场增加一点球迷看球的真实氛围,又能让远程虚拟球迷有代入感。不过,这也只能照顾到一小部分幸运的球迷。对于数亿千万的线上观赛的球迷来说,观赛氛围怎么解决呢?

在现场比赛转播的过程中,为带给线上观众有更好的视频体验,虚拟增强技术就必不可少了。

比如,在西甲重启的比赛中,虚拟球迷的作用主要为了给线上观赛的观众增加看球氛围。西甲与挪威的公司Vizrt公司合作,在比赛画面应用了AR虚拟技术。在转播画面生成转化中,看台上将会出现虚拟球迷的形象,同时,电视或网络转播也会出现球迷的庆祝声,这些声音会是EA的游戏中的加油声,以至于让荧幕的比赛不仅是比赛画面。

7月底,中超新赛季的开幕战中,主办方为了能让电视机和网络观赛的球迷能够感受到现场气氛,赛事中使用了虚拟观众和虚拟现场声,还能呈现出各种数字视觉效果,从而给线上观众更好的观赛体验。

制作方不仅还原了每支球队的球迷的球服颜色,也根据已有现场球迷欢呼的素材,重新做了混音,根据比赛实际发生的情况,比如正常比赛时候没有情绪色情的现场声,以及惊险进球的欢呼声、错失进球之后的叹息声,进行不同声音的实时植入,达到以假乱真的效果。

在增加现场真实观赛声音的思路上,我们还能看到一些有趣的创新。日本的雅马哈(就是那家生产钢琴的企业),正在测试一种通过远程提供声音给到比赛现场的应用程序。球迷们可以通过手机软件提供的声音选项,在观看比赛的时候,通过按下按钮来选择欢呼、鼓掌等声音,然后这些声音会汇聚到比赛现场的扬声器系统中进行播放,然后这些声音又通过现场转播设备在网上转播中听到。

起初,这一项目是为方便住院患者、老年人提供远程反馈而开发的。现在,雅马哈正在日本的26个专业足球俱乐部和一些棒球俱乐部测试远程球迷操控声音反馈的效果。NBA也正在和雅马哈接触当中,希望用这种远程技术来增加观众和现场的互动性。

采用同样互动思路的还有德国慕尼黑的一个创业公司hack-CARE开发的MyApplause应用程序和加拿大一家初创公司ChampTrax也推出的HearMeCheer应用。MyApplause已有100万人使用,声音延时不超过0.1秒,支持“欢呼”、“鼓掌”、“唱歌”、“吹口哨”四种效果,并且还能制造出主客队不同音量的声音差。HearMeCheer还能制造一种汇聚统一人声,以营造一种大批球迷一起喊口号的效果。

从以上赛事的技术自救来看,疫情造成的空场比赛,其实为线上比赛直播带来了新的技术契机,那就是尽可能增加线上观众和现场比赛的交互性。也就是让原本只能单纯观赛的线上球迷变成真正的“虚拟观众”。

因为疫情的封印,受影响的不止体育赛事,还包括一系列的音乐会、演唱会和各类演出。虽然今年这些体育演艺产业都会遭遇巨大的门票收入损失,但因为这样一次契机,让传统的线下演出、赛事迎来一个与新技术融合,进行商业模式创新的机会。

一些体育行业从业者正在意识到这一点。NBA首席运营官马克·塔图姆表示,新冠疫情已经永久性地改变了体育与技术之间的关系。毕马威体育行业负责人肖恩·奎尔表示,新冠疫情将促进体育行业的创新和技术应用。

技术对体育赛事的促进作用,正是在于丰富了线上的互动手段,模糊了线上和现场的交互边界。试想原本的比赛、演出和演唱会,一次性最多能够满足几万人到场观看的需求,而提供一场线上观看,但身临其境的演出的受众的上限,理论上是无限的。

今年4月底,美国当红说唱歌手Travis Scott在网络游戏《堡垒之夜》中举办了一场虚拟演唱会,吸引了1230万玩家同时在线观看,创造了游戏史上音乐现场最高同时在线人数的记录。

如果玩家采用VR设备观看的话,就能够以更加震撼的方式来参加这场线上演唱会。虚拟演出不仅增加了表演者的观赏性,还能够以炫目的视觉效果和新奇的想象来增加整个演出的丰富度。这也未来在线下实体的演出中,可以增加的技术效果。也就是身处网络另一端的虚拟观众将要比现场观众获得更丰富的体验感,以致于现场观众都有可能要带上VR设备才可以感受到现场视觉以外的内容。

未来的体育赛事中,虚拟观众将会看到更多虚拟数字体验的呈现形式,比如切尔西在英超开赛时做的这些虚拟球员立牌,此后可能还有更立体的球员走位示意、球员跟踪等现场难以直接感受的虚拟体验。同时,虚拟观众也可以参与到现场的互动当中,通过大屏幕和声音的交互来制造现场观赛的参与感。

疫情过后,我们自然而然会不辞辛苦地回归那个嘈杂、拥挤的球赛现场观赛,也会呼朋唤友前往现场一睹明星演出的精彩。线下观赛的那种参与感和社交属性,无论如何是线上观看所替代不了的。

全新的虚拟技术的出现,正在打破时空的界限,让更多的身处世界各个角落的人,也有机会如同身临其境般地享受现场观赛的体验,这正是虚拟观众能够在未来成为“常态”的根本原因。

现在,各大赛事主办方积极推动的虚拟观众,更多是一场面对疫情考验的生存自救,尽管看起来有诸多的不足和可以吐槽之处,但是面对数以万计的体育从业者和半年中几乎颗粒无收的体育赛事来说,这些尝试都是值得我们尊敬和支持的。